花开有声

拜拜(●・◡・●)ノ♥

【没有跑路!!!我认真的!!!】

【泊秦淮】我庄严发誓不吃榴莲

我庄严发誓不吃榴莲


*秦沐秦无差


*速打小甜饼


*文风清奇,他们不属于我




【秦奋:这日子没法过了】

黑暗中秦子墨追番追的兴起,微信提示音忽然响起,他暂停了动漫,思索了一下决定不回复,谁知道这是不是韩老师的钓鱼执法。

【秦奋:你知道吗老韩居然吃榴莲】

【秦奋:他怎么可以喜欢这种东西】

【秦奋:太臭了】

【秦奋:没法过,真没法过】

可是那边秦奋的消息矢志不渝地一条接一条轰炸过来,害得秦子墨不得不退出b站打开微信,刚准备回复,“觉醒社会人”五个字映入眼帘。

钓鱼执法,赤果果的钓鱼执法。

不过这还真不能怪秦奋,他本来是想私戳秦子墨来着,结果不小心就发在了群聊里而且自己还没意识到,半夜十二点,除了勇者无惧秦大田谁还敢在群里说话,是想让韩老师告诉你花儿为什么那样红吗。看不见看不见,同样收到消息的左叶和靖佩瑶心想。







秦奋突如其来的抱怨源于今晚的小插曲,晚饭之后俩人坐在沙发上休息,秦奋大半个身子靠在韩沐伯身上吃鸡,韩沐伯边刷着微博边和他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

“对了,我妈这几天去泰国了,给我们寄了俩正宗猫山王榴莲,明天就到。”

“哈?”秦奋一听吓了一个激灵,整个人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你说咱妈买了啥?”

“榴莲啊?你怎么了?”韩沐伯也被他过大的反应惊到了,下意识就摆出了经典问号脸。

秦奋嘴张了张,脸色憋的发绿,韩沐伯这下是真的被吓到了,忙站起来去扯他,“你没事吧?”

“我……我不喜欢吃榴莲……”半天秦奋才支支吾吾地说到。

韩沐伯被秦奋哆哆嗦嗦地样子逗乐了,走过去把人拉回沙发上坐下,捡起刚刚跌在沙发缝里的手机塞到他手里,“嘿我还以为多大事儿,那你不吃就行了呗。”

“不是……”秦奋把手机扣到茶几上,“那个味太难闻了我也受不了。”

韩沐伯见他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顿起了调戏的心思,于是他故作可惜的掏出手机说到,“这样啊,那我和妈说一声,哎她还说榴莲营养价值高让我多给你吃点来着。”

“哎!”听见韩沐伯这样说秦奋立马伸手去抢他的手机,“那不行那不行,妈一片好心你别和她说。”

“那怎么办啊?”韩沐伯顺势抓住秦奋抢手机的手,把人往怀里带。

秦奋想了想,忽然转头望向韩沐伯,两手夹住他的脸,“难道你喜欢吃榴莲的吗?”韩沐伯的嘴被挤得嘟了起来,艰难地开口道,“挺喜欢的,水果之王啊。”

“天呐!”秦奋收起手,眼睛瞪圆像受惊的小鹿,“你怎么可以喜欢吃榴莲!”他站起身朝韩沐伯摇了摇头,“我宣布你不再是秦大田的好朋友了你这个榴莲怪!”

说着不等人反应过来就一头钻到浴室里洗澡去了,只留下一头雾水的韩沐伯在哪里思考榴莲怪又是个什么东西,反应弧可绕地球一周的人突然惊醒。

“秦大田今天该你洗碗的!”







【韩沐伯:怎么还不睡?】

微信消息进来的时候秦奋还在琢磨老韩怎么能喜欢吃榴莲这件事,所以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复,但韩沐伯本来也没有想等他,直接就揣着手机推门进了他的房间。

“说了多少次玩手机要开小灯。”韩沐伯对秦奋房间熟悉得闭着眼都能找到方向,他径直地往人床上去,掀开被子就躺了下来。“过去一点。”

秦奋听话地往旁边靠了靠,手机调好十个闹钟之后就放到了一边,一瞬间房间重归黑暗,安静得只剩下两人轻微的呼吸声。

“老韩,”秦奋翻了个身面向平躺着的人,伸手戳了戳他的肩膀,“老韩你睡了吗?”

韩沐伯也转了过来,手曲起来垫到脖子处,“你说呢?”

“哎呀,”秦奋把韩沐伯放在身侧的手往自己腰上放,整个人往他怀里钻,“你能不能不吃榴莲啊?”蓬松的头发蹭得下巴痒痒的,像乖巧地朝人撒娇的大狗狗。

像是怕人不同意,他又赶忙补上一句。“听说榴莲吃多了会变得和他一样臭的”

“行行行,”韩沐伯拿一本正经说瞎话的人没办法,伸手把秦奋那边的被子掖好,还不忘顺了顺大龄儿童的背,“不吃不吃。”

“那你发誓!”秦奋说话的声音嗡嗡地在胸腔引起共振。

“好,我发誓。”

“你庄严发誓!”

“我庄严发誓。”

“这还差不多。”得到满意答案的人心满意足地抬头亲了亲人的下巴,在韩沐伯的手臂上寻了个舒服的位置就准备睡觉。

“那我还是不是你的好朋友啦?”韩沐伯捏了捏人的耳朵,像是提醒人别忘了今晚在客厅说过的话。

“不是啊。”秦奋有点困了,本就软糯的声音里此时还带着浓浓的鼻音。

“你是我的男朋友啊。”


第二天两人看着门口快递送来的泰国包裹,默契地点开了微信。

【秦奋/韩沐伯:秦子墨,来,哥哥们有东西要送给你😉】




END



【自家宝贝点的梗,怎么都要写下去】

感谢阅读(〃ω〃)

【泊秦淮】分居

分居

*沐秦

*现背下的哨兵向导设定,就是哨兵向导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生活,做自己喜欢的事

*沐沐——哨兵 雪鸮   甜甜——向导 阿拉斯加
墨墨——向导 柯基    瑶哥——哨兵 雀鹰

*分居+冷战+精神体+双向暗恋


韩沐伯这几天觉得三个弟弟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特别是左叶,根本藏不住事,每次和自己对视不过三秒就躲到秦子墨身后,大眼睛瞪得圆溜溜的,满脸的欲言又止,他刚打算招手把人提溜过来,秦子墨的柯基就跑过来咬自己的裤脚。


“秦子墨!!!”


“干嘛啦他咬你是喜欢你……嘛……”秦子墨越说越小声,目光捕捉到和秦奋一起推门进来的靖佩瑶后立马带着左叶窜到人身边,柯基也迈着短腿扭着小屁股颠颠地远离危险区域。“瑶哥瑶哥,新歌这段怎么唱啊?”


算了,韩沐伯心想,最近事情就够多了,迟点再搞清楚好了。


一天的工作和练习下来五个人都累的快散架,回到家后韩沐伯就像失了骨架般瘫倒在沙发上,阿拉斯加乖乖地跑来跑去给二人送拖鞋,雪鸮绕着屋子飞了一圈,等阿拉斯加停下趴在地上曲成一团后才优雅地落在它圈出的空地上,微微张开翅膀梳理着自己的羽毛。喜寒的生物在犬类偏高的体温旁不但不觉得不适,反而舒服地发出“呼——呜——”的声音。


秦奋把包放回房间,又到厕所鼓捣了好一会才慢悠悠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思索了一会便朝客厅喊道,“今晚吃面?”


“都行。”韩沐伯边起身往厨房走边答道。到了厨房的时候秦奋已经把食材都取了出来,正在围两人逛宜家的时候买的围裙。他走过去从消毒柜掏出碗筷放好,拿起蔬菜就开始清洗。


韩沐伯把洗好的蔬菜和肉类递给秦奋,接着便走到炉边开火烧水,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各种琐事,水开了,韩沐伯拿起面条问秦奋该放多少,秦奋切着菜,抬头瞥了一眼,“你随便放,记得下盐。”


面条下锅后韩沐伯就没什么事儿了,他翘手靠到冰箱边望着秦奋热锅下油,忽然想起了之前房东找他谈续租的事,算了算也该到了签合约的时间。


“对了之前房东问我们还续不续租,周末先别安排事情,咱俩去把合同签了。”


韩沐伯是低着头边刷微博边说的,所以他没注意到秦奋一瞬间的停顿,过了好一会没听见人的回复,韩沐伯才疑惑地抬起头望向正在做菜的人,秦奋刚刚炒好小炒,背对着人把菜从锅里盛出来。


“老韩,我打算搬出去住。”


“什么?”韩沐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放下手机向前走了两步。


秦奋转过身来,忽然笑开了,眼角甚至有细微的皱纹,“我要搬出去啦老韩!”


“为什么?”几乎是下意识地反问和攥紧拳头,眉头也没忍住高高皱起。


“没有啦你别多想。”秦奋盯着锅里的冒着小泡泡的油,另一侧拿着锅铲的手五指泛白,“就是……这样方便点嘛。”


躺趴着的阿拉斯加忽然抬起头来左右望了望,发出低低的嗷呜一声,半靠在犬类身上的雪鸮抖了两下,张开翅膀飞到了阳台支架上的窝里。


“好。”韩沐伯听见自己说道。


一顿饭吃的尴尬,两人安静的就像不认识一样,快吃完的时候韩沐伯忽然抬头望向对面扒拉着空碗的人。


“你什么时候搬走?”


“啊?哦……”还在和碗里孤零零的几根面条抗争的人也放下筷子抬起头来,“下个周末就搬。”


浴室传来呼啦啦的水声,韩沐伯望着水池里堆积的碗心下烦躁的不行。不方便吗,为什么不方便,是哨兵和向导一起住不方便,还是,一个可怕的念头忽然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还是说你的哨兵觉得不方便。


洗碗真讨厌。韩沐伯心想。但是洗两个人的碗总要比只洗一个人的要好。


“所以这就是你俩这几天冷战的原因?”在星巴克吸着哥哥买的星冰乐的秦子墨忍不住仰天长叹,“我的哥你们冷战就冷战不要搞我们啊。”说是这样说,但是柯基还是主动跑去拱了拱耷拉着耳朵瘫在地上的阿拉斯加,小爪子抬起来踩了踩大狗宽厚的肉爪。


“你小声点!”秦奋搅着无糖玛奇朵缩头望了望周围,在确定没人留意到他们的时候才开口继续说道,“我怎么知道啊,我都不知道老韩生什么气。”


“大哥,”秦子墨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这么不说原因的突然搬走他当然生气啊!”


“那我有什么办法!”向导的情绪忽然剧烈地波动了起来,连带着无精打采的阿拉斯加也抖擞着站了起来,“我实在是忍不住了嘛!”


秦子墨心里跑出了无数个问号,因为怕自己忍不住对对方的爱意所以决定干脆搬出来?大田哥你这波操作真的猛如虎啊!


“那你表白啊!”秦子墨感受到了秦奋的精神波动,忙释放精神触丝对人进行安抚,虽然说他绝对相信自家大哥的自制力,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决定帮人平复一下心情,毕竟他可不想明天头条就是知名爱豆向导在公共场所失控波及无辜。


“表什么白!”秦奋赏了人一个爆栗,顺便压下了自己躁动的情绪,“老韩给我们强调过多少次了爱豆不许谈恋爱!”


“行行行,”秦子墨吃痛,揉了揉被弹得通红的额头,“那你至少别在提起他的时候这么激动嘛,哥。”


韩沐伯和秦奋在冷战,正确来说是韩沐伯在和秦奋单方面冷战,虽然还是会一如既往的上下班出活动,但是秦奋就是知道韩沐伯在对自己冷战,例如雪鸮不再主动地过来给阿拉斯加挠痒,例如节目里不再感受到身侧人的目光,例如两人这几天没有再单独吃过晚饭,例如人一回到家就关门回自己的房间不出来。


三小只也知道两个人在冷战,韩沐伯的脸色冷的可怕,哨兵终归是哨兵,生气起来威压不是开玩笑的,哪怕他并不是有意把情绪带进工作,但总会或多或少有些影响,秦子墨是向导左叶还没分化就还好,最多只是在高强度训练之下还要被队长唠叨指出各种错误,但是同位哨兵的靖佩瑶就左右为难,对着干吧,奋哥的眼刀能杀死人,不对着干吧,压迫感和快节奏练习双管齐下,雀鹰每天都烦躁得满屋子胡乱扑腾,还撞歪了好几次训练室立着的设备。


“崽崽,”新歌空降视频录制后就继续着高强度的训练,绕是体力好如左叶这时候也累的蹲在地上大喘气,听到队长召唤的人马上蹦了起来,“怎么了伯哥?”


“待会一起吃晚饭。”韩沐伯边低头收拾自己的书包,将书包底下的护膝掏了出来,抬头抛给了秦子墨一个眼神。


“哎哎好的伯哥,我马上收拾好了!”


“我的阿拉奋奋大田哥啊,快过来绑护膝!”


左叶手足无措地坐在日料店里,刚刚出门前靖佩瑶和秦子墨默默给自己比了个加油的手势,年幼无助的忙内心想,泊秦淮cp粉头绝不能认输。


“左叶,”韩沐伯双手交叠撑在桌上,“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没和我说。”


“啊?没有吧?”


“秦奋要搬出我们家你知道吧。”


用了我们家,耳尖的小孩捕捉到关键词,再一次在心里给自己打了个气,“嗯……知道。”


“所以我是最后一个知道的。”韩沐伯往后靠在椅背上,声音里听不出起伏。“那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搬走吗?”


“啊?”左叶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反客为主,“伯哥你觉得奋哥怎么样?”


“他在和别人谈恋爱吗?”韩沐伯并没有理会左叶的问题,继续自顾自地问道。


“什么鬼!?”这次轮到团宠一头雾水。


周末搬家的时候三个弟弟都过来帮忙了,韩沐伯自始至终都只是站在自己的房门口看四人忙出忙进,等到东西都收拾整齐后,他才在几人询问的目光中慢悠悠地说道,“弟弟们都在,车也装不一下这么多人,我就不送你了。”


秦奋低头眨了眨眼睛,“嗯”了一声,鼻音浓重得好像患了重感冒一样,他转身要走,忽然又回过头把钥匙递了过去,“对了,钥匙你帮我还给房东吧。”


钥匙上还扣着两人一起去戛纳的时候韩沐伯买的挂件,当时秦奋非要玩互送礼物的小游戏,出了店门后才发现两个人都给对方买了钥匙扣,韩沐伯那个挂在床头,虽然他不习惯用钥匙扣,但心底里却还是希望每天都能看见的。


钥匙扣在空中左右晃着,韩沐伯低眉望了一眼,“你拿着吧。”他没伸手,只是扬了扬下巴,“万一以后有用呢。”


去新家的路上秦奋一直把头靠在窗边不说话,助理不明所以地开着车,秦子墨和左叶面面相觑,靖佩瑶低头看着视频,一时间车上的气氛压抑得空气仿佛凝固。


“那个,奋哥。”靖佩瑶摘下耳机把手机递了上去,“你要不要看一下我们当时空降的视频。”


秦奋虽然兴致不高,但他向来对弟弟都是宽容的,所以他自然地接过手机戴上耳机点了播放。


十四分钟的视频秦奋没法控制自己全程把眼睛黏在韩沐伯身上,因此自然也没有错过队长好几次反常的呆滞和明显的往自己方向的偷瞄。


视频结束后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笑意已经重新爬回双颊,他把手机递了回去,又不确定地补了一句,“佩瑶?”


闭目养神的哨兵睁开双眼,拿过手机,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嗯。”


“啊你们在说什么嘛!”秦子墨扑到靖佩瑶身上抢过手机,“我也要看我也要看!”


接下来的几天兄组二人可以说是采访综艺新歌连轴转,忙得不可开交,搬家后韩沐伯再也没在和秦奋单独相处的时候把精神体放出来,秦奋的阿拉斯加自己一狗无聊得不行但是又只能无奈地找狗咬棒自己玩。神经高度集中的后果就是,哨兵精神力过载了。


之前鹅团一直是两两搭配疏导,从来没有出过问题,只是这次日程暴多又撞上两人冷战,一向成熟稳重的哥哥们竟然也把这个忽略掉了。秦奋在韩沐伯暴躁的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确认没有人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事故受伤后便拜托staff给他们清了场。过载的哨兵很危险,哪怕是一向以自制力自称的韩沐伯。


阿拉斯加在进房间的瞬间就往充满攻击性乱飞的雪鸮跑去,歪着头伸着舌头巴巴地望着在天花上扑腾的雪鸮,秦奋走向处在狂暴状态的韩沐伯,缓慢的释放精神触丝和哨兵的触丝的相触,“沐伯?”


向导的到来很好地安抚了哨兵的情绪,韩沐伯转过头来,双眼因为无法控制的愤怒而变得通红,“秦奋。”


“是我。”秦奋又向前走了一步,精神触丝缓缓缠上对方,主导着短暂精神结合的构建。


“秦奋。”韩沐伯又喊了一声,精神结合缓解了哨兵的不适感,理智逐渐回笼。


“我在。”两人的触丝交缠在一起,建成一道大网把他们温柔地罩在其中。


韩沐伯向前伸出了手,“我想给你看我的精神图景。”


这或许不是一个好时候,秦奋心想,精神图景探索应该在一个双方都最合适的状态。向导望了哨兵一眼,对方仍然坚定地伸着手望着自己,眼底深处都是自己的影子。


可是说不定着又是最好的时候。终于鼓起勇气的人把手伸了过去,双手相握的时候哨兵的精神图景也为向导打开。精神触丝柔和地探索着图景的每一个角落,秦奋闭眼,便看见自己身处于一片浩瀚的海洋中央,被阳光晒得暖乎乎的蔚蓝海水丝丝缕缕地包裹着自己,有光芒从水面折射下来,一道道光柱里是同一个人的身影。


是自己。


是在舞台上跳舞的自己,是在练习室练声的自己,是在饭桌上抢食的自己,是在电影院偷偷抹眼泪的自己,千种模样,万般念想,都是自己。


闭着眼睛感受精神图景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早就泪流满面,而恢复了意识的韩沐伯只是紧了紧两人的双手,拇指划过眼睑,“哭什么,小哭包。”


秦奋睁开双眼,依然保持着的精神链接让他轻易地感知到了哨兵的紧张和不安,他抬手粗鲁的用衣袖擦掉眼泪,两手抓住对方的手指,也不说话,就低头细细把玩。


韩沐伯急了,雪鸮飞下来停在秦奋的肩膀上,亲昵地蹭着人的脸颊,向导硬是不说话,不管阿拉斯加已经绕着哨兵转了好几圈,尾巴摇的像上了小马达。


“哎呀。”两个人就这么站了好一会,秦奋像是玩腻了手指,终于肯抬起头看向像木头一样呆站着的韩沐伯,湿润的杏眼闪着星光。


“你怎么还不过来亲我呀。”


后来两人黏黏糊糊地出现在练习室的时候秦子墨和左叶内心都忍不住给靖佩瑶点了无数个大大的赞。


“大田,”俩人在训练的间隙里靠在一起躲在角落里刷手机,手臂紧紧贴在一起,也不管汗淋淋的热的难受。“你什么时候搬回来。”


“嗯?”秦奋头也没抬,“不行不行,我现在不住了得交违约金呢,可贵了!”


韩沐伯被气笑了,戳了戳人鼓着的双颊,“多少?”


秦奋扭头望他,抓住作乱的手指十指相扣在一起,凑过去悄悄地咬耳朵。


过了一会秦奋手机支付宝响起到账的提示音,转账备注里只有两个字。


“聘礼”




END


*我终于成功交出第一篇作业!!!

*逃跑

感谢阅读(〃ω〃)

我三次元亲友

一位3k粉太太(不是我们圈哒

因为有几篇文末尾没有加句号被嘲到退圈

这真的是我见过最玄幻的退圈了

Σ(・Д・」)」

哼我也不加句号略略略

【泊秦淮】同学,早恋是不对的(02)

*沐秦
高二非典型不良少年沐×大三实习英语老师秦

*复健

*姓秦中人同款热情主动(●'◡'●)ノ❤

*不是我01写的是什么啊我的天糟心对不起大家真是55667788

*没有提及的cp就不是cp,所以不用担心,沐沐和墨墨是关系好,和小叶是小叶很尊重他,甜田和嘉嘉也是关系好

*我在挖一个坑,然后万一把我自己摔下去了就gg

*我结尾都想好了却卡死在开头(´ . .̫ . `)

*换了个软件,所以图片总是会莫名出现横线……嘤大家将就一下我再研究研究!

感谢阅读(〃ω〃)

【泊秦淮】同学,早恋是不对的(01)

*沐秦

*高二非典型问题少年沐×大三实习英语老师秦

*其他cp提及会提前说,惯例坤音line,瑶墨,蔡叶蔡🔒了

秦奋正式开始上课之前忽然意识到自己还没认识课代表,便开口问了一句,哪只班长规规矩矩站起来说英语课代因为家里搬家的原因转学了。

“这样啊,”秦奋挠挠头,手指划过花名册上一个个名字,“那,韩沐伯同学,你来做我的课代表好吗?”

—————————————————————

*小可爱  @seven 点的沐秦师生梗(虽然这不是传统师生),搭配各位强烈要求的先虐后甜食用👌

*各位小天使点的梗都会写到!不着急我们不着急!

*超能力也会写的!!!

*您的花开忽然营业,人间瑰宝小迟老师实在是太太太太太好了(○’ω’○)

*因为是先虐后甜,所以画风可能和之前的不一样,就,嗯,没有这么欢快?(´ . .̫ . `)

*头像除了鹅团和嘉嘉我找的都是微博头像,因为……好认【不是因为我懒哦】

感谢阅读(〃ω〃)

是我的错觉吗
感觉最近两个tag的粮都好少
嘤嘤嘤
想被粮砸死(´ . .̫ . `)

秦可妮和韩布朗可太可爱了叭!!嗷嗷嗷嗷嗷正中红心biubiubiu(●'◡'●)ノ❤

FIFIer:

 @花开有声 太太的新文最后一句实在是太戳我了!!忍不住画了,但画技不过关只会草稿流

期待太太更多齁死人不偿命的文!!

【p2无字】

【泊秦淮】谁要和韩先生世界第一好啊

*秦沐秦无差

*手足无措沐 x 傲娇别扭秦

*文风清奇,他们不属于我

*今天看空降视频有感,闹别扭不甜吗QAQ我觉得小两口闹别扭很甜啊甜不拉几的

哥哥们在闹别扭。

三个坐在后排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弟弟眼神交流了几番后一致同意了这个结论。

他们今天要空降粉丝群,两个哥哥是从密云那边赶回来的,所以迟到了一点,进房间的时候三个弟弟正窝在沙发上吃鸡吃得兴起,门一打开左叶就率先打了个寒颤,“哎呦喂怎么这么冷。”

操作失误被敌人一枪带走的秦子墨扔下手机刚想吐槽两句两位老人家怎么来得这么晚,一抬头就被两块冰山吓得下意识就往沙发里躲,一边思索着自己有没有干什么坏事一边把头埋到靖佩瑶肩后,顺利让靖佩瑶也被对方狙走了。

“别玩了。”秦奋把声音压得很低,说完就自顾自地走到桌子面前扒拉了张椅子坐下,全场最乖左叶崽听到哥哥这样说立马收了手机准备起身就坐,就被秦子墨用力按住,旁边靖佩瑶笑着伸手作出邀请的姿势,“伯哥先请坐,伯哥先请坐。”

韩沐伯拉了张椅子坐到秦奋旁边,想了想又往里靠了一点,还顺势偷偷瞄了一眼隔壁的人,秦奋倒是对这没什么反应,面无表情地盯着还没开机的电脑屏幕,这下到韩沐伯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便也把目光收了回来板起了脸。

秦子墨刚坐下就看见黑漆漆电脑屏幕映着两张脸面若冰霜,两手下意识就啪地按到旁边靖佩瑶和左叶的大腿上,低声说道“扶扶哥哥我,有点害怕。”在电脑后面摆弄镜头的staff一抬头就看见二脸冷漠三脸懵逼,皱眉说道,“干嘛呢你们五个,表情包大会吗?”

视频开始后五个人很快就调整到最佳状态,面对镜头依然习惯性相互打闹,梗和笑点都信手拈来,全程充斥着各种鬼畜笑声,互动得当,语言得体,很好,优秀,智慧担当秦子墨默默为这次完满的小节目鼓掌,除了,额,这是伯哥第几次偷瞄奋哥来着?

严格意义上讲韩沐伯也不太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是秦奋和他在闹别扭是必然的。从密云回公司的车上对方就一直靠着窗户闭目养神,刚刚空降全程即便自己在旁边各种戏多嫌弃人油腻,秦奋也毫不领情不作交流,哪怕是后面自己都喊出“奋哥”了对方的眼睛也始终像是黏在电脑屏幕上一样对自己不予理会。

山东男人不懂,山东男人很苦恼。

空降结束后秦奋就掏出手机刷起了超话,也不掺和到剩下四人对刚刚空降的激情讨论之中,秦子墨左右想着这样不对,忽的站了起来举起了手,“为了庆祝这次空降成功,我们,去吃火锅吧!”说着还向靖佩瑶和左叶眨了眨眼,靖佩瑶马上反应了过来,一手抓住韩沐伯的手腕,说道,“好主意,我觉得韩老师请就很不错。”

秦奋抬了抬眼望向忽然兴奋起来的秦子墨,伸手揉了揉酸痛的脖子,“天气这么热,吃什么火锅。”韩沐伯还处在忽然被cue请客的懵圈状态,但是听见秦奋说话,下意识就把头往那边扭,“大田你想吃什么?”

秦奋把手机收到口袋,抬头和韩沐伯对视,黑亮的眼珠里映着对方略带窘迫的样子,他眨了眨眼睛,长睫毛像蝴蝶扑闪的翅膀,“吃新疆菜吧。”

“哦!伯哥请吃新疆菜!”

“子墨哥你可憋皮了!”

去吃饭的时候秦奋一边揽着秦子墨的肩一边低头刷着手机,整个人的重量都靠到了咸鱼身上,秦子墨面带笑意地和左叶讲着新番,其实内心的吐槽弹幕已经刷了一万层,诸如啊啊啊奋哥真的好重,天啊伯哥之前是怎么做到正常走路的,不行不行待会一定要把韩老师吃穷才可以。而靖佩瑶和韩沐伯则在后面插着兜不紧不慢地跟着,气氛诡异,也不说话。

“韩老师,你得把人哄回来啊。”前面就是新疆菜馆,靖佩瑶忽然停下伸手拍了拍韩沐伯的肩,“不然还能离咋地?”

韩沐伯心想,要你说哦难道我不知道吗,表面上却还是摆出一副大家长的样子,说道“啧佩瑶你又从哪里学来的骚话,一套一套的。”

但是要是说到哄人,很gin的山东男人挠挠肚子挠挠头,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以往要是他们有不愉快,只要秦奋喊着“老韩”撅着嘴望着他,扯扯衣角,拉拉小手,再大的火气都化作一滩柔情,所以这,总不能让我给秦奋撒娇吧?韩沐伯设想了一下那个情景,下意识地打了个冷战,要不还是买个包好了。

吃饭的时候很有眼力见的弟弟们硬是以哎哥哥们辛苦了多吃点坐中间方便夹菜啊的理由把两个哥哥塞到一起,上菜之后秦子墨麻溜地把椒麻鸡转到韩沐伯面前,喊道,“奋哥,这个椒麻鸡真的很好吃你尝尝啊。”

韩沐伯何等聪明,马上就夹起一块鸡肉放到秦奋碗里,“大田你尝尝?”秦奋看着四个人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没绷住低声笑了出来,然后又马上用拳头捂了捂嘴,咳嗽了两声,坐直腰板说道,“太累了不想动。”

“那我喂你。”韩沐伯眯眼笑着说道。

下午还有拍摄,午饭结束之后两个哥哥就匆匆往密云赶,秦奋翘着手靠在窗边假寐,路上颠簸震得人根本睡不着,韩沐伯不着痕迹地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把秦奋的头扶到自己肩上,伸手示意前座的助理把空调调高些,又从背包里掏出外套盖在人身上后,头靠在座椅靠背上也睡了过去。

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拍摄地点了,外套也盖在了自己身上,秦奋正托着腮望着窗外一排排的树,韩沐伯低头,看着两人勾着的小拇指,心里软的一塌糊涂。

拍摄结束回到拍摄方安排的酒店房间后,韩沐伯刚想问问人白天到底怎么了,秦奋就向他张开手,小鹿般地眼睛含着一汪清水,别别扭扭地说道,“你抱抱我。”

“哎”韩沐伯把人狠狠嵌到怀里,任由对方在自己肩窝处乱拱,柔顺的发丝拂过脸颊,像小猫在心上踩过。

“亲亲我。”

韩沐伯把人捞起来,扶住脸从额头一路亲到嘴唇,分开后两人的唇都水润润的,可乐味的润唇膏实在是甜的过分了。

秦奋把下巴靠到韩沐伯肩上,保持着拥抱的姿势闭上了眼睛。

“那我还是和你世界第一好。”



END

*妈惹电脑没电了我溜了

嘻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ᵕ •`)*

一边炖粉条一边炒酸奶:

@花开有声 
酸奶赐(沙雕)字画两幅
还望花开劳斯(不嫌弃)笑纳
(为什么我给他p了个边框之后它就这么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