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贺红】龙纹身的男孩

龙纹身的男孩

*可能会有展蛇,展蛇,展蛇,CP洁癖慎入

*年轻贺天不懂事

*炸红蛇红友情向

*文风清奇,他们不属于我

 

酒吧的VIP包厢内,红发的男孩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然后仰起头喝下,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没来得及吞咽的酒液顺着少年脖颈的完美弧线划到贴身背心下若隐若现的胸膛,伴着酒吧晦暗不明的光线显得分外妖娆,坐在对面的太太显然对此很是受用,眼睛在少年的身上来回游走,大有要把人现在就扒光的架势。少年忽然向前凑近,清冽的年轻气息直冲冲地向少妇扑去,红发的人抬起手在对面人脸颊上轻轻点了一下,又咯咯地笑着后退着靠到椅背上,同发色一样浅红色的眼眸里闪着亮光,“就我一个人喝了可不行,你也要喝。”对面的少妇也是老手,非常自然地撩了一下头发,然后把手搭在少年的大腿上,紧绷的皮裤下覆盖着的结实肌肉手感十足,让她忍不住顺着大腿向上摸去。“那你喂我。”少妇向少年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又暗示十足。

忽然,少年的电话响起,两人显然是被这突然的铃声吓到,一时竟都没有了动作,少妇率先缓过劲来,嗤笑了一声,说道“接吧。”少年才仿若如获大赦般接起了电话。“喂,干嘛?什么!你再说一遍?我马上来。”少年忽然变得异常着急,拿起放在一旁的外套就要向往走去,少妇还没来得及阻拦,少年马上回头满脸焦虑地向她说道:“晴姐,不好意思我要先走了,家里人出了车祸我要赶到医院去。”“啊”听到这样的消息少妇倒也不好阻拦,只是显得十分败兴,向少年摆摆手示意就转过头和别的男孩子打情骂俏了起来。少年对此也并不在意,只是急冲冲地往外走。

等出了酒吧之后,刚刚还一脸焦虑的男孩瞬间换上了默然的表情,七拐八拐之后进到一间公厕,在确定每个隔间都没有人之后进到离门最近的隔间,并在随身的背包中掏出碳粉和胶带小心翼翼地把刚刚印在皮裤上缝制的特殊布料上的指纹复制了下来,然后装进信封,把余下的工具都扔到抽水马桶,掏出自己备用的卫衣和休闲裤换上,走出了公厕往Luz酒吧走去。

Luz酒吧吧台,少年没好气地把信封扔到对面酒保的脸上,然后直接越过吧台取了两瓶啤酒,“以后这种破事不要给我,烦死了。”说着拿起了放在一旁的开瓶器打开了啤酒直接喝了起来。

被扔信封的银发酒保也不恼,接住信封拆开确认内容无误后便随手放进了吧台底下的柜子中,然后眯着眼笑嘻嘻地伸手去掐对面人气鼓鼓的脸“你这不是做的挺好的嘛阿山,再说这种轻松又赚钱的活我可是专门留给你的。”

被唤作阿山的人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根本不理酒保的话转身望着舞池喝起了酒,酒保从吧台走了出来,把手越过红发少年的肩膀直接摸向他的胸,整个人像没有骨头一样软靠在旁边人的身上,鼻子凑在他的锁骨上狠狠嗅了一口,“啧啧,这香水味,我不喜欢。”红发的少年虽然皱着眉头,却似乎并不反感这样亲密的接触,反而还将手里的啤酒递到那人的嘴边。

“蛇立。”

“嗯?”

“提早完成任务,加钱。”

 

贺家大宅。

灯火通明地会议厅里两拨人剑拔弩张的分立着,一个年轻的男子面红耳赤地和对面头发花白却依然精神矍铄老年人的争论着什么,但看情形却似乎处于下风。争论迟迟不停,坐在一旁一直不啃声的儒雅男子起身加入了讨论。

“作为贺氏的‘白纸扇’,我觉得方老的提议不无道理。”儒雅男子的发言打断了两人的争吵,年轻的男生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自称“白纸扇”的人。“贺老大刚刚出国处理要事,这边就连续发生了三起货物被抢的事故,我觉得。”白纸扇顿了一下,转头看向年轻的男子,“这种情况下贺少你确实不适合做掌舵人。”

“你......”贺天气得青筋暴露,一掌拍在桌子上另一只手抓住了白纸扇的衣领。一直站在贺天身后的栗色头发青年赶忙上前拦住了他激动的举措,“展正希!”贺天生气地转头向展正希望去,却在对方坚定的摇头后泄了气,一脸落寞地松开了手,低下了头。

“所......”白纸扇整了整自己的衣领正要发话,展正希向前站了一步,说道:“货物被抢贺少确实有责任,但是现在下定论未免太早,也不怕大少怪罪?”然后抬眼看了一圈,凌厉的眼神让刚刚气势逼人的几位龙头都纷纷收起了自己的气焰。“贺家的事哪里轮到你这个小辈发言。”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自是不会被黄毛小子三五句唬到,刚刚与贺天争执得最为厉害的元老将手中的拐杖用力重重地敲在地板上,转身背向二人,“白纸扇,你说,应该怎么做。”

“我是小辈没错,”展正希也不理那两人之间的互捧,用指节敲了两下桌面,不卑不亢地说道,“大少出国之前指明的‘白纸扇’好像是我,说也轮不到他说!”说罢狠狠地撇了儒雅男子一眼,儒雅男子被噎得说不出话,但气势上又不想输,只好也凶狠地回瞪过去。

稳住心神的贺天慢慢缕清了局势,抬手拍了拍展正希的肩膀,转头望向站着的几位龙头,之前因为心性不够成熟而略显慌张的眼神忽的变得阴鸷,咋眼望去倒与他的兄长,贺家现任的掌门人有七八分相似。“抢货的事我会查,三个月,查不出来我亲自和我哥谢罪,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到底都是贺家的人,认真起来的样子让在座的每个人都内心都稍有发怵,老先生虽然生气,但仍然明事理识时务,见贺天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便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扔下一句“你自己看着办!”就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其他人见老先生率先表态,也不多做什么评价,不多会就都散了。白纸扇虽然心有不忿,但是怎奈背后没有势力撑腰也掀不起什么波澜,只好也气冲冲地离开了贺宅。等到这场闹剧终于结束了之后,刚刚勉强撑出样子的贺天瞬间软坐在凳子上,颓唐的样子与刚刚判若两人。

展正希拖了张椅子放到贺天对面并坐下,向他递去纸巾让他擦擦额头的冷汗,随后向后靠去,随意地翘起了二郎腿,双手交叉搭在膝盖上。“刚刚倒是有几分贺家家主的样子,现在怎么又这幅德行了。”

贺天抬头望着对面的人,抿紧双唇一言不发。

“行了,现在你身边的人也都信不过,我会帮你找人去查的,你放心好了。”

 

三 (未完)

蛇立大大咧咧地推开Luz酒吧顶层最里层的包厢的大门,看也不看坐在里面由于长时间的等待而明显有些不满的贺天和展正希二人,伸手扯了张凳子放在二人对面然后长腿一跨坐在了上面。

“你们想见我?”少年把一只手搭在椅背上,竖起另一只手撑着头,一脸人畜无害的模样。

“蛇立是吧,”展正希放下手中的酒杯,说道。“这位是贺天,我叫展正希。”

“哦?”

“我们想雇你查点东西。”

“我有什么理由要接这个活呢?”

“呵,”一直没有说话的贺天轻蔑地笑了笑,“我以为帮‘贺家’干活这个理由就足够了?”

“wow,wow,wow”银发男生伸了个懒腰,心不在焉地玩起了手上的戒指,“说不定很快就不是了。”

“你说什么。”闻言,展正希和贺天目光瞬间警惕了起来,言语中也覆盖了一层寒霜。

“嘿,嘿,relax。”眼前人的威胁似乎并没有起到作用,蛇立的注意力从戒指转移到了指甲边的倒刺上,语调轻松地说道,“保密措施做的很不错,但是,”银发男孩抬头,俏皮地向展正希眨了眨眼睛,然后打了一个响指,“我只是通过一些小把戏知道了一点八卦而已,这里是情报中心,秘密就是金钱。”说着掏出手机按下了几个数字,“喂,叫阿山上来一下。”

莫关山进到包厢的时候三人已经谈得差不多了,蛇立一见到莫关山立马亲切地把他搂了过来,也不管莫关山皱得都可以夹死苍蝇的眉毛,“介绍一下,这位是莫关山。”被点到名字的人向对面二人快速而敷衍地扯开了一个笑容,然后马上又恢复了面瘫的表情。

“我们可不雇佣童工。”酒吧灯光虽然暗,但是还是能映出对面人虽然高但偏瘦的轮廓,过分干净的面庞即便一脸的乌云密布还是很难让人想象到他已经满十八岁。虽然贺天并不是这么无聊的人,但是望着对方明明很年轻却又一直摆出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下意思就调笑了几句。

——————————TBC——————————

*这个脑洞来自于很久之前看到的电影《龙纹身的女孩》,于是大致借用了里面的人物设定,原著非常酷,希望自己不会写歪

*故事大纲结局都已经想好啦

*沉迷冷CP不能自拔

*争取一天一更【立了flag就不能轻易倒了ヾ(◍°∇°◍)ノ゙】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