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贺红#与龙共舞 (上)

黑蛟贺×落魄皇子红

脑洞又来了挡也挡不住,啊啊啊好想写好想写,要为我大贺红蓬勃发展添砖加瓦嘿嘿嘿٩(๑´3`๑)۶ 所以……嗯(#゚Д゚)就写了
大概是个小短篇?
新人文废一枚,文风清奇求不嫌弃(>﹏<)

与龙共舞

    年幼的红发王子被几位负伤的侍卫护着退到崖边,面对来势汹汹的杀手,尽管侍卫们一心想要护着主子却也力不从心。

    红发王子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只是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父皇暴病而亡,母后白绫自缢,自己还没来得及哭泣,就被贴身侍卫连夜带出京城,躲避追杀。

    蒙面杀手步步紧逼,冒着寒光的刀似乎下一瞬就会插进自己的心窝。小王子吓得连连倒退,踩到崖边的碎石却不自知。

    “啊!”后脚忽然踩空,在意识反应过来之前身体已经开始极速下坠,“殿下!!!”红发王子最后只看见贴身侍卫满脸泪水地向自己伸出手,口中喷出的鲜血似乎滴到自己脸上,接着便什么也看不见了。

    贺天作为一只自由散漫的妖本想惬意地睡个懒觉,没想到天刚蒙蒙亮,崖上便传来乒乒乓乓的冷兵器碰撞的声音扰人清梦。黑蛟从潭中探出头来,正打算略施法术惩治那些敢在他地盘作乱的人,只是忽的天上便掉下来个七八岁的孩子,堪堪在清潭中砸出了一大捧浪花。

    随着孩子掉入潭中,崖上争斗的声音也渐渐小了,拥有强大五感的黑蛟心情差极了,被吵醒不说,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更让他感到烦躁。贺天犹豫了一下,最后以那个凡人小孩要是淹死了可就污染了这清潭为由说服了自己,一扫尾,便将半沉在水中的小孩甩到岸上。

    待小孩子被甩上岸后,贺天才看见他那头红发,短暂的惊讶过后,黑蛟便唤过一只青雀,稍稍交待几句猴,青雀扑楞着翅膀向林中飞去,而贺天也从潭中出来,化作人身,将小孩抱起朝自己的洞穴走去。

    乔丹是被吵醒的,微微张开的眼睛只能模模糊糊地看见一个金色的脑袋在晃来晃去,金发的主人似乎在叽里呱啦地说着些什么,不知怎的却好像有感应一般,忽地转头看向自己,然后笑的一脸灿烂“小红毛,你醒啦!”

    等乔丹再三确认自己并不是在阴曹地府也不是在天宫之后,他才敢相信自己并没有死并意识到似乎是他们救了自己。然后他抬了抬头,看着三个帅气的哥哥刚想说谢谢,忽然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哽住了,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不可置信。

    “你们……你们是妖怪吗?”问完之后乔丹就马上低下了头,不敢出声了。小时候奶娘告诉自己,黑蛟崖之所以叫黑蛟崖,就是因为崖下住着以黑蛟为王的妖怪们,而且千叮咛万嘱咐说可千万不能靠近半步,因为妖怪都是食人心肝,饮人血肉的。虽然没有见过黑蛟崖,但是乔丹似乎记得自己在悬崖边上掉下来之前,曾看见崖边石碑上模糊的黑蛟二字。

     金发的少年还是一脸笑嘻嘻地,高兴地说:“哎呀你这个孩子怎么这么聪明,我好喜欢!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妖噢!那你猜猜我是什么妖呀?”

     还没等金发少年说完,小王子眼里就溢满泪水,泪珠大滴大滴地往下掉。喜欢自己的意思是要吃掉自己吗?“呜呜呜不要吃我呜呜呜……”

    “哎哎你怎么哭了,什么吃你?我们怎么会吃你!”金发少年马上吓得手忙脚乱的,急急地想要解释却不了小王子哭得声嘶底里的,根本顾不上听他解释。

    “见一,你吓着他了。”另一位棕发的少年忍不住扶额,被唤作见一的金发少年似是找到救兵一般马上抱住棕发少年的胳膊“嘤嘤嘤,展希希,怎么办怎么办,你快哄哄他,嘤嘤嘤。”

    “够了。”似是看够了这场闹剧,一直坐在后面的贺天走到乔丹的面前,也许是黑蛟气场太强大了,乔丹一下子连哭都不敢了。“嗯,红发,你可姓乔?”

    被贺天狭长漆黑的眼睛盯着,乔丹吓得半死,哆哆嗦嗦了半天才小声应了一句“嗯。”

    “那便对了,”贺天似是如释重负般站起来,“从前你先祖曾有恩于我,今日救你,便当是报了这份恩情,你可在此歇息片刻,待感觉好了,我便送你回去。”虽是报恩,可贺天的语气冷冷的,像是十分不情愿一样。这不能怪他,只是黑蛟本就害怕麻烦,刚刚请见一出手相救,却是为了还恩,既然恩情已还,就懒得再多费什么心思了。

    回去。听到这个词乔丹忽然心抽的一疼,然后眼泪就又止不住地往下掉。见一见了又是吓了一跳,埋怨了贺天几句怎么能这么冷冰冰地对一个孩子之后又投身到哄小孩的大业之中。“红毛红毛别哭哟,你看我给你变朵花怎么样啊,你喜欢什么颜色的?”

    一旁的展正希实在看不下去了,虎妖的五感并不比黑蛟差多少,问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以及看到乔丹身上的绫罗绸缎之后,大概也便猜出了七八分。乔是国姓而红发正是皇室的象征,结合了这些,这小孩必定是王侯后裔,既然被人追杀,想必父母的下场也好不了哪去。

    “贺天,你就这么让他回去太危险了。”展正希变出一条毯子裹住乔丹,转身向贺天皱了皱眉头。贺天是何其聪明的人,展正希能想到的他自然也能想到,只是自己实在怕麻烦。“他的先祖对你有恩,而且我们收留他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察觉到贺天有所动摇,善良的虎妖接着说。

    “呀呀红毛真的太可爱了!展希希说得对!就把他留下吧!还能多个人陪我们玩呢!”见一给红毛施了小小的催眠咒,好不容易让他停止了哭泣,听见两个人讨论的内容后马上激动地向贺天嚷嚷。

    “留下来,谁养?”也许是觉得这样做对一个七八岁小孩确实有些残忍,贺天蹙了蹙眉,说。

    “要不……”“当然是你啦难道是我们吗人家先祖可是救过你的!你也不想想你那时候只是一条小小的……”展正希刚想说话就被见一打断,只能无奈地望向贺天。

    “知道了。”要是让见一就这么说下去,大概能说上个三天三夜,黑蛟有时也表示很困惑,狐妖什么时候多了话唠的属性了?虽说自己怕麻烦,但是看到乔丹红扑扑的脸颊上还挂着两道泪痕,坚硬如石的心似乎感觉到些许柔软。算了,不就是个孩子吗。“我养吧”。

TBC

评论(23)

热度(63)

  1. 啊啊啊啊啊零酱~花开有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