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贺红#与龙共舞 (中)

抱歉抱歉本来想上周末更的然而懒癌发作硬是拖到了今天(#゚Д゚)
好像不够粗长,而且有点OOC了,写了这么久两个人居然还没有谈谈情说说爱我都觉得不好了Σ(っ °Д °;)っ
能得到大家的喜欢真是太开心啦(≧▽≦)以及,再次为自己龟速一样的更新道歉!

与龙共舞 (中)

    传说,黑蛟崖底实是人间仙境,奇珍异宝无所不有,许多高人曾在此处得道成仙,但是又闻黑蛟崖崖高千尺,云雾缭绕,深不见底。底下虽有奇珍也有更多妖魔猛兽,魑魅魍魉,令许多人万万不敢踏入圣地,叨扰生灵。

    “贺——天——”一个约莫十一二岁的少年大大咧咧地走在传说中妖魅出没的林道上,一边走一边大声喊着,大有在林中称王的架势,惊得树梢上歇息的鸟儿都呼啦呼啦地拍着翅膀飞了起来。

    “哎哟我的红毛小祖宗,”一只青色的鸟雀寻声而至,翅膀一挥,一位眉清目秀,穿着青色羽衣的姑娘便凭的出现在小男孩身前。姑娘弯下腰捏了捏红毛的脸颊,笑眯眯地说:“少爷不是才把你哄睡吗,怎的又醒了?这次是床不够舒服,还是哪个不长眼的小妖把你吵醒了?”

    天地良心!自从上次红毛以床太硬睡不着为由撅着嘴不肯睡觉,贺天立马就亲自上雪山好说歹说才向雪女讨来最柔软的雪蚕丝给红毛铺床,还因为这个事情被见一嘲笑说“别人用雪蚕丝救命,你到是开辟了新用法,我都听见雪蚕的哭泣了哈哈哈哈。”更不要说有一次红毛被不知情的小妖吵醒后贺大王直接下令以后休息时间他山洞方圆三里都不许靠近了。

    红毛嘟了嘟嘴,硬是不肯说,好像有些不高兴,却只是一脸无辜地望着青雀,抓着她的袖子来回晃动“阿青姐姐最好了,带我去找贺天嘛!”

    “哎哎真是服了你”青雀最受不了红毛的撒娇,再加之自家少爷对他的宠溺程度,要是自己不答应他的要求,也许受苦的还得是自己。“可是少爷在干正事呢,毛毛答应姐姐不许打扰少爷好吗?”

    听到能去找贺天,红毛之前的阴郁瞬间就一扫而光,眼睛亮晶晶的,甜甜地应了声“好!”

    黑蛟作为妖中之王,周围大大小小的妖精都归他管辖,然而他却不按常理,选择效仿了人类王国的管理制度,大大减轻了他管理的负担反而增加了游山玩水的机会,除了每月例行的“上朝”,这位妖王可是清闲得不行。

    现在正是例行的“朝见”时间,“朝堂”上众臣毕恭毕敬地颔首立于两旁,“宰相”杨贤小踏步上前,作揖行礼后,进谏道:“大王,最近西南边界总是不太平,据小妖所说,该是有六七只外来狼妖在附近滋事破坏,虽损失尚轻,但时间久了必引起群妖不安,望大王下令,严惩狼妖。”

    贺天略微点了下头表示知晓,然后说“黑云黑风,你们去把这件事处理了吧。”黑豹兄弟应声抬头,齐声应到“是!”接着便化作本体超西南方向奔去。

    “而……”杨贤还在说着,贺天却在不经意间瞥到门外有一抹红色闪过,接着便看见青雀一脸无奈地朝自己微微行了个礼。“行了,”贺天摆了摆手示意杨贤停下,“先等等。还不进来吗?”

    在门外徘徊的红毛听见贺天的呼喊以后立刻迈着两条小短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跑了进去。“怎么不睡午觉?”贺天佯装生气般皱了皱眉,但语气里的宠爱怎么也受不住。“做噩梦了。”红毛以为贺天不高兴,连忙解释到“我没有不乖的。”说罢还一脸不安地绞着手指。

    一脸严肃的黑蛟嘴脸止不住地往上扬,自家孩子真是太可爱了,随即贺天拍了拍自己的椅子,“过来。”发现贺天没有不开心的红毛笑嘻嘻地就跑了过去,熟门熟路地爬上椅子枕在了贺天的大腿上,手指还揪着贺天衣服的下摆。黑蛟似是无奈地变出毯子给红毛盖上内心却像是开出花般欣喜。

    周围的大臣似是早已对自己大王在面对红毛时的无底线宽容见怪不怪了,杨贤自然地拿起奏折,不紧不慢的接着读了下去。

    夕阳西下,朝堂中的大臣早已退下,只剩贺天和展正希循例在切磋棋艺,以及旁边一如既往地调皮捣蛋地在每逢棋局胶着时便施法变走几颗棋子的见一。只是些许是因为今日多了枕着贺天大腿睡得香甜的乔丹,周围都静悄悄的,三人交流也都尽量压低声音,生怕吵醒了小祖宗。

    约莫到了饭点,青雀款款走进朝堂向贺天示意晚膳已准备妥当,贺天点点头,用手轻轻捏了捏乔丹的脸。睡意朦胧的红毛揉了揉眼睛,往贺天的怀里蹭了蹭,一副不愿意醒的样子。贺天觉得好笑,居然真的扑哧笑出声来“吃饭了小红毛,青雀做了红烧肉。”听到红烧肉这个词,本来还睡眼惺忪的红毛双眼立马“叮”的一声睁开,跳下凳子就朝青雀跑去,边跑边开心地喊着“吃饭啦吃饭啦!”

    “哟贺天,你怎么还不走?”正欲往外走的见一发现贺天依然保持原来的姿势坐在位置上,毫无表情的脸下似乎透露出一点点的痛苦。“哎,我说,哈哈哈哈”见一像是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捂着肚子笑了个不停,“哈哈哈哈你是不是脚麻了要不要扶你一下哈哈哈夭寿咯大王腿麻了哈哈哈”展正希望着一脸黑线的贺天不禁第一千两百零三次慨叹自己遇妖不淑,快步走上前一手捂住见一的嘴,一手把他拖出了贺天的视线范围。

    贺天对乔丹的无底线宠溺一直是周围的妖精们津津乐道的谈资。但要是让当事人说说为什么,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自从上次为了哄哭的稀里哗啦的红毛,不顾见一展正希惊得都要坠地的下巴,变成蛟形带红毛上天之后,他就想对红毛好一些,再好一些。黑蛟生性凉薄,有三五知己已是交际极限,可偏偏半路杀出个让自己想要把一切都给他的红毛,这种微妙的关系让他着实苦恼了一番。只是当每次看见红毛能在他的庇护下无忧无虑地大笑,那种笑声就像是能让自己从心到身都温暖起来的阳光,贺天觉得,这大概就是父亲对孩子的喜爱吧。

    乔丹十三岁生日那天,贺天送了他一只红雀,红雀修行虽低,但已能幻作人形,且与青雀又是姐妹,贺天的本意是想让多一个人更细致地照顾乔丹的饮食起居,自己不在的时候也能陪陪他解解闷。看到少年满是欣喜和爱惜地望着手中梳理羽毛的红雀,然后抬头向自己说谢谢,一眨一眨的眼睛闪着光的时候,贺天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千万根羽毛撩拨过一般,痒痒的,柔软得一塌糊涂。

TBC

*青雀叫贺天少爷是因为从小一直叫着习惯了,其实称呼什么的还是比较随意的像展正希见一他们都是直接叫名字嘛,毕竟只是妖没有太多的礼法规矩啦
*贺天是黑蛟是那群妖精的王,展正希是虎妖,见一是狐妖,杨贤是羊妖,至于虎妖和狐妖之间嘛,你猜你猜你猜~
*我觉得我写不完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嘤嘤嘤(>﹏<)

评论(15)

热度(54)

  1. 啊啊啊啊啊零酱~花开有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