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贺红#与龙共舞 (下)——上半部分

 嘤嘤嘤其实这个本来是预计更在中里面的但是没想到自己真的太拖沓了嘤嘤嘤/(ㄒoㄒ)/

就快完结啦~~\(≧▽≦)/~啦啦啦   

与龙共舞  (下)

    时光荏苒,又是五年。

    当初那个半夜被噩梦惊醒哭着喊要抱抱的小鬼已长成大人摸样。立体的五官,稍淡的眉毛,长长的红发被发带束成发髻盘在脑后。没怎么暴露过在阳光之下的皮肤偏显白色,但是搭配着挺拔俊逸的身材和结实的肌肉,但完全没有体现病态的美感,反而更多的泛着贵族公子的气息。

    乔丹提着刚酿好的桂花酒向清潭走去,亥时一刻,正该是贺天在清潭中修炼的时间。没有让红雀陪同自己一起来,乔丹的目的只是想单纯地和贺天单独呆在一起,毕竟时间不多了。

    清潭就在眼前,可是眼前的景象却让乔丹停住了脚步。似是刚从潭中出来的贺天衣襟大开地坐在潭边,黑色的头发随意地披在身后,手里提着一壶酒,正对着银月淡淡地品了一口,月光被乌云遮挡了一些,可并不阻碍乔丹看清贺天结实的胸膛,视线往下,错落有致的腹肌更是带来强烈的冲击,即便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乔丹还是忍不住红了脸。

    或许这并不对,可是又能怎么样呢。乔丹知道自己喜欢贺天,喜欢这个在小时候救了自己然后一直照顾自己的妖,即便有些离经叛道,即便人妖殊途,但是十七八孩子的喜欢啊,就该该有反抗全世界的勇气,不管不顾地把那个人刻进心底。

    乔丹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贺天的,或许是在撞见虎妖狐妖亲密时顶着红得能滴出血一样的脸回去找他时,看见他意味不明的嘴角上扬?又或许是在自己酿出第一道花酒,火急火燎地捧去让他品尝,看着他一饮而尽然后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摸了摸头的时候?还是在无数个被手把手教导武功和学识的日日夜夜里,他清冽的气息拥抱着自己,低声在自己耳边朗诵诗词和心法的时候?乔丹不知道,他唯一知道的,是他爱惨了贺天了。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贺天一脸无奈地望着呆愣了许久的乔丹,极强的视力足以让他看清红毛脸上的两抹红晕。那种痒痒的感觉又来了,心脏像是被什么占领了一般,满满地好似要溢出来,幸福?酸楚?快乐?痛苦?说不清了。贺天摇摇头,妄图摆脱那种感觉,然后起身走到红毛面前“傻站着干什么?”

    眼前突然出现的俊美容颜吓得红毛差点砸碎了酒,尴尬地就酒塞到贺天怀里,然后狠狠地把对方的衣襟拉紧,“大晚上的你也不怕着凉!”像是带点怒意,但因为指尖触到那光裸的胸膛二忽然加速的心跳却透露了红毛的本意。太近了,实在太近了,就好像一伸手就能抓住一样。

     两人坐在潭边安静地喝着酒,桂花酒的清香熏得红毛的脸红扑扑的,酒不醉人人自醉,在意识即将模糊之前,红毛忽然想起了今天的来意,即便十万个不愿意打破这一片静谧,红毛还是开口了。

    “贺天,我要走了。”

     喝着酒的贺天听到这句话之后不禁怔了怔,然后马上就明白了。尽管自救了少年后贺天就再也没有叫过“乔丹”这个名字,对他的过往也一盖缄口不言,但不说不代表不存在,乔丹是王子,国仇家恨,丧失骨肉至亲的疼一直都是哽在他心里过不去的坎,男儿热血,正值青春大好年华,是该让“乔”姓重新直起腰版的时候了。自己过往做的一切,教授武功,指导学业,讲解兵法,不都是为了今天吗。可是为什么,无名的失落感铺天盖地而来,压得贺天喘不过起来,好像有什么要不见了,但是自己抓不住。

    “那便走吧。”

     乔丹错愕地望着贺天,以为自己听错了,那样清冷的语气,就像是当初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