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k莫】惊艳(下)

*两发完结

*k莫二人高中生设定

*清水,小虐预警

*文风清奇依旧,他们不属于我

惊艳

你是年少里惊艳的时光,此后岁月匆匆,不过尔尔

日子不咸不淡地过着,一日恰好柯星辰轮值,扫完地后太阳已经下山了,最近几日有些降温,天色很快就变得昏暗起来,柯星辰紧了紧校服的外套,快步向家跑去。途经一条小巷子的时候,耳尖的柯星辰听见了久违的皮肉撞击的闷响。本该继续向前的脚步似是被什么绊住了,沉重得无法移动。挨打的人发出了几声痛哼,柯星辰像被电到一般,全身的肌肉一瞬间绷紧,刚想迈腿冲进去却又突然颓败地转身靠在墙边,紧握的拳头狠狠地砸在墙上,当初开学时看见新同桌时的烦躁和不安再一次涌上心头,夹杂着少年时代独独享受的酸涩和无助,完全禁锢住了男生的手脚,让他无法动弹。

 

“我为什么会这么生气。”柯星辰想,这很不对劲。

 

单方面的殴打很快便结束,柯星辰听着对方的痛骂声随着他们的了离开渐渐减弱,却久久未见郝眉从巷子中出来,才暗暗意识到自己估计错误,赶忙拐入小巷,而眼前的景象瞬间刺痛了柯星辰的双眼——郝眉躺在后巷的垃圾堆中,双眼紧闭,脸上全是血迹,可以看见的皮肤布满斑驳的淤青,不远处的角落里零星地散着两三个破碎的玻璃瓶,躺在地上的人除了胸前微弱的起伏外,几乎与死人无异。

 

郝眉是被痛醒的,睁眼时入目便是熟悉的房间,清晨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温柔的倾泻下来,暖暖地照在被子上。郝眉活动了一下手臂,不出所料地发现受的伤都做了简单的处理和包扎。“你醒了。”柯星辰开门进来,手里拿着水杯和毛巾。“擦把脸。”郝眉接过毛巾,打开完全铺在脸上,真好,毛巾暖乎乎的,比太阳还要暖和。

 

“你不上学吗?”“为什么打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郝眉瞥了瞥床头指针指向八点半的闹钟,曲脚坐了起来。“我请了假了。”柯星辰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走近坐在郝眉空出来的床上,把水递了过去。郝眉伸手接过水杯,低头小口小口地抿着,悄悄抬起眼皮看向柯星辰,发现对方一直紧紧盯着自己后又马上低下头咬着水杯。

 

“为什么打架?为什么打架还不还手?”柯星辰向前挪了挪,用手扶正了郝眉的脑袋,逼着他与自己对视。郝眉自然是不甘示弱地蹬回去,却又在对方如汪洋般的担忧和伤感中败下阵来。“我不想和他们玩了......”郝眉把头撇向一边小声地嘟囔着。“什么?”柯星辰没有听清,紧张地倾了倾身子,手边的被子被粗暴地抓成了一团。

 

郝眉忽然转过头,将水杯狠狠地放到床边的柜子上,双手用力推倒柯星辰,长腿一迈,跨坐在他身上,一手提起对方的衣领将他的脸拉向自己。“老子说老子不想和他们混了!老子决定听你的话好好学习!你满意了吗!”明明是故作凶狠的样子,眼圈却慢慢泛了红。

 

“郝眉。”身下人忽然笑了,那是郝眉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嘴角大幅度上扬,眼里星星点点的,好似收揽了全宇宙的星辰一般。柯星辰抬起手掐了掐郝眉没有受伤的脸颊,另一只手把对方揪住自己领口的手拉向胸口。

 

“这里,会疼。”

 

就像久遭干旱的枯草迎来春天的雨露,尘封已久的石岩涌出了清澈的甘泉,郝眉忽然觉得身上的痛楚都消失了,内心濒临死亡的种子在阳光的照射下破土而出,他想笑,却又忍不住吧嗒吧嗒地掉着眼泪,柯星辰不知所措的用手胡乱地擦着,害怕自己是不是又再次说错话惹心上人生气。郝眉甩开在自己脸上胡抹的手,笑意盈盈地望着全世界最好的男孩。

 

“柯星辰,我想吻你。”

 

三十而立的郝眉想,如果当初自己足够勇敢说出这句话,是不是就不需要经历那一个个辗转难眠,睁眼到天明的夜晚了。可惜当时年少,总是在该奋不顾身的时候堪堪停住自己向前的脚步,十六岁的郝眉不够勇敢,不够坚定,所以,那日的郝眉,只是笑着说了声,“谢谢”。

 

往后的日子里两人重归旧好,那次的闹剧成了两人心照不宣的小秘密,郝眉开始端正态度认真学习,柯星辰也愈发地对他好,变着花样做好吃的,用最浅显易懂的语言一遍一遍地讲授郝眉落下的课程,包办了郝眉生活几乎所有方面。郝眉不傻,却沉浸在着甜滋滋的喜悦中,心安理得的接受对方的示好。他想,再等等,眉哥才不要做表白的那一个。

 

少年的心思千回百转,郝眉秉着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矜持久久不肯有动作,却又急于柯星辰的闷骚和木讷,两人明明已经那么近,可谁都没有再向前一步。情人节那日的放学,郝眉忽然答应了一个女生的表白,本意是想刺激一下那块木头让愚木开花,没曾想,从班里的狂欢和调笑中好不容易脱身后,却发现柯星辰已经走了。郝眉忽然觉得很没意思,拒绝了女生晚饭的邀约,满怀失落地回了自己的家。

 

后来,郝眉发现,柯星辰消失了。就像人间蒸发一样,家里,老师,找不到一点线索。等到真正意识到柯星辰不见了的那日,郝眉就像被一大盆冷水当头狠狠淋下,浑身冰凉,整个人不受控制的颤抖。接着便大病一场,高烧不退。

 

后来,度过低沉期的郝眉成绩越来越好,最后不负众望地以状元身份考入A大。还发展了新的业余爱好——网游。郝眉在幻想星球中结识了一群好友,却偏偏和“手可摘星辰”最能聊得来,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星辰”二字,郝眉分外偏爱这个看不见的人,日常生活的大小事都愿意与他分享,即便对方只回一个简单的“嗯”,自己也觉得分外安心。

 

后来,郝眉和同宿舍的好兄弟们一起创办了“致一科技”,在创办之初,不知肖奈从哪里挖来了自己的男神ko相助,虽然大神从未露面,但是在ko大神的远程支持下,致一有惊无险地在科技界站稳脚跟,也让郝眉对ko更为崇拜。

 

后来,郝眉去听了古惑仔的岁月友情演唱会。演唱会刚刚开始,就响起了熟悉的旋律,郝眉蓦地红了眼眶。偌大的会场,应援的荧光棒和灯牌被粉丝疯狂地挥舞着,郝眉安安静静地坐在第一排,看着台上五人又唱又跳,仿佛和全世界隔离了一般,过往的一幕幕在眼前快速闪过,主题曲在耳边忽远忽近地响着,一如当初那个狭小的房子和老旧的放映机,只是身边再无星辰。

 

岁月无情亦愿意,为你闯开新故事。

 

只是这故事,是喜是悲,是爱是恨,并非我能掌控。

 

后来,郝眉在经历了一场场无疾而终的恋情后终于明白,其实哪里有什么矜持和试探,只不过少年心事敏感而脆弱,当初他和柯星辰彼此间不够信任也不够坚定,由着尚未萌芽的喜欢披着友情的外衣迷惑了自己的视线,动摇了自己的内心,害怕踏出最后一步会跌落悬崖粉身碎骨,说到底还是不够爱罢。而这份情感,随着年岁渐长,一场场悲欢离合过后,终于沉淀出应有的厚重。自己的心里,住着一个风流少年,岁月模糊了他的棱角和容颜,却无法稀释当我想起他的笑容时,那一份温暖和心悸。

 

今天是郝眉二十八岁生日,他本意是想请假好好休息一番,怎料肖扒皮说有一位新同事要来自己务必要好好接见。二十八岁的成年人早没有了当初的任性,作为公司技术部经理和重要股东,欢迎新人这种事于情于理自己都该在场。于是这天郝眉起了个大早,穿上自己最喜爱的西服,用发胶梳了个成熟的发型后,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展开了灿烂的笑容。

 

“今天的眉哥也会有好运气!”

 

新人预计十点左右到公司,郝眉第一次发现肖奈居然也会略微有些紧张,不仅安排了各个同事做足了准备,还亲自到场检查所有人的着装是否得体,办公区是否整洁。一向心大的郝眉也意识到来者的不一般,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大惊喜。

 

柯星辰走进来的时候郝眉正在和于半珊打闹,手刚刚抄起桌上的文件夹准备扔向又喊自己“美人”的愚公,却在看见来人时像是被定身咒定住了一般,嘴巴微张,满眼诧异。肖奈自是发现了郝眉的异常,忍不住坏笑了一下,然后大方地向柯星辰伸出了手。

 

“欢迎来到致一,我是肖奈。”

 

柯星辰的目光从进致一开始就一直盯着郝眉没有移开,如今老板亲自向自己握手,只能收回自己露骨的眼神望向眼前的青年才俊,同时伸出手回握以示礼貌。

 

“你知道的,ko。”

 

郝眉不知道应该震惊于柯星辰的出现还是柯星辰就是业界大神ko,只是在自己回过神来时就已经被识相的肖奈以“ko是你招进来的,你来带他”为由硬生生成了新手村村长,而眼下,郝眉更是发现两人居然已经安静地站在ko办公室很久了,气氛一时变得尴尬了起来。“郝眉,我很想你。”ko见郝眉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心心念念的人就在自己面前,一下子没有忍住喷薄而出的情感,狠狠地抱住了对方。而郝眉此时的意识已经不知道在九重天的哪个地方,事情发展的太快,状元的脑子也有转不过来的时候,郝眉甚至不知道,久别重逢,自己是该说一句好久不见,还是你去哪了。

 

“郝眉。”ko深吸了一口气,拉开两人的距离,双手按住对方的肩膀,眼里是一如既往的深情。“我是ko,我也是手可摘星辰。我在国外三家上市的著名科技公司都有10%的股份,我在帝都有车,有房。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让你喜欢我,怎么做才能配得上你的好。”ko顿了顿,手轻轻地抚在郝眉脸上,“可是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就算只能站在你身边,也好。”说完,ko松开了手,静静地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郝眉终于回过神来,所以,一切都是他,与自己分享幸福与失意的手可摘星辰,为了致一的成长无偿付出自己劳动的ko大神,都是他。郝眉笑了,像当初那个十六岁哭鼻子的少年,他歪着头,笑意盈盈,眼神穿越时光,仿佛当初紧张无措的柯星辰就在眼前,只是这次,自己充满勇气更无比坚定。

 

“柯星辰,我想吻你。”

    ——完——

评论(7)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