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有声

【贺红/炸红】万有引力

万有引力

*有炸红,炸红,炸红,重要的事情说三遍,CP洁癖慎入

*渣贺天注意,微微微炸贱

*说好的还有一发完那就来一个粗长的一发

*文风清奇,他们不属于我

之后的一个星期里,贺天都用各种各样的理由将莫关山约出去“厮混”,如果将莫关山比作猫的话,无可否认的是贺天总有办法抚顺猫主子的炸毛,所以尽管莫关山表面上仍然摆出厌烦的模样,但是和贺天的关系确实在不知不觉中亲密了许多,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只是很奇怪的是,每次莫关山回家的时候,展正希都会在客厅,看电视也好,吃宵夜也好,莫关山虽然诧异于他忽然改变的生活习惯,毕竟之前他们晚上的时候大多都是在自己房间做自己的事情,只是时不时他们俩会互相串门打个游戏看个电影,但是也没好多问,毕竟见一回来了,说不定展正希也是刚从约会中回来。约会,莫关山想到这个词的时候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说不清为什么,他忽然很不高兴。想了想又或许是最近和贺天待在一起多了,脑子都不太正常,便和展正希简单地道了晚安就回了自己的房间。随后,就会听见不远处展正希房门开关的响声。

周六的时候,贺天和见一提着大包小包的食材如约而至,展正希早早地就和两个合租的学霸室友打过招呼,所以两人也各自出去和女朋友约会去了。见一和贺天到的时候,莫关山正在厨房煮火锅底料,展正希在外面按照他的指示放置碗碟和一些水果零嘴。两人也是不见外,进了门就挽起袖子准备帮忙。

“小红毛!有什么我可以帮你的吗!”见一朝厨房喊道,整个人却直接扑向展正希并挂在他身上。莫关山撇头看了眼实际上并不想帮忙而只是想做挂件的某人,没好气地答道,“能不能帮忙放开展正希,他还要帮我做调料。”虽然是很普通地一句话,贺天见一两人却听得极为别扭,而展正希更是马上放下手中的碗碟,不着痕迹地挣脱见一的手臂,向厨房走去,“还是老样子吗,调料的话。”

“小莫仔,我也可以帮你的。”看着准备忙活开的展正希,贺天急忙快步迈向厨房,开放式的厨房空间不小,但挤下三个人高马大的男生还是显得有点勉强,莫关山这次头也没抬,专注于熬着锅里的汤底,“算了吧贺少,我可不想炸厨房,要赔的好吧?”句尾语音上挑,虽然是如往常一样的调笑语气,贺天却一点都不想笑。当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展正希已然熟头熟路地忙活开了,青葱切碎,蒜头拍扁,辣椒切成圈,每一步都显得有理有条,莫关山的汤底也熬得差不多了,于是他用汤勺舀了一勺用舌尖轻轻尝了尝味道,咂咂嘴后又将勺子伸向展正希,展正希也直接就着莫关山递过来的勺子尝了一口味道,“还行,再加点辣。”这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浑然一体,贺天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局外人”。他忽然懊恼到莫关山家吃火锅的这个决定。贺天意识到追回莫关山这件事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不过来日方长。

之后吃火锅的时候气氛又变得轻松了起来,见一和莫关山两个像小孩子你一杯我一杯的要拼酒,展正希作为四人组的大家长只好认命地给两个小孩子涮食物,而贺天全程宠溺地笑着看着莫关山,将展正希烫好的食物放凉蘸酱然后放到莫关山碗里,还帮莫关山将凉啤酒打开倒到杯子里,实在是二十四孝好男友无异。尽管站在男朋友的角度,贺天是不希望莫关山喝太多的,但是既然事还没成,总是需要一些推动力的。

四人吃得火热,贺天正盘算着用什么说辞让莫关山同意今晚自己住下,刚刚他短暂地巡视了一下他们租的房子,没有客房,客厅的沙发也只有一个沙发,万不得已的时候,只好委屈一下见一让他睡沙发了。就在见一和莫关山抢锅里最后一颗牛丸的时候,门忽然开了,之后又被大力地关上,四人看着一个戴着眼镜非常斯文的男生怒气冲冲地走向房间然后大力关上房门,还没等展正希和莫关山反应过来,门又打开了,另一个扎着小辫子的男生非常着急地走了进来,看见他们四人之后不好意思地打了个招呼,

“嘿,莫哥,展哥,吃着呢?”

“阿放,学长怎么了?”展正希站了起来,说道

“嗨别提了,被绿了,心情不好着呢。”被叫作阿放的男生尴尬地笑了笑,又火急火燎地走到学长的门口敲门。

被这么一闹,也没了吃饭的气氛,莫关山的酒也醒了不少,虽然之前也没喝多少,但还是有些头晕。莫关山和展正希对望了一下,一同皱起了眉头。学长和他女朋友可以说是模范情侣,忽然来了这么一出,确实让人意料不到,而且学长的性子相当容易钻牛角尖,两人还是有些担心的。

“要不今天就先到这里吧,”展正希抬头看了看挂在客厅的钟,“也快九点了,学长这样我们再闹下去也不好。”

见一停下了筷子,揉了揉已经迷蒙的眼睛看了看展正希,正想说些什么,展正希又说道,“我和莫关山送你们回去。”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莫关山觉得自从贺天和见一出现之后展正希整个人都非常不对劲,虽然还是像以往那样不温不火的性子,但总是多了一点锋芒和攻击性,放在以往请猪朋狗友们上来聚餐,除非特殊情况他们都不会下逐客令,即便是,这种事情一般都是由莫关山开着玩笑说出来的,展正希只用负责在旁边默默收拾碗筷就好,如今这忽然生硬起来的语气,连莫关山都觉得有点措手不及。

展正希刚说完,贺天的眼神瞬间变得阴鸷,他抬头瞥了展正希一眼,发现展正希也望着自己,眼神里有从来没有的狠劲。贺天忽然觉得很没意思,他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曾经和自己称兄道弟的人为什么忽然要和自己抢心爱的宝物,而且还是光明正大的。这有违常理,却真真实实发生了。

最后莫关山和展正希还是把贺天和见一送回了暂住的酒店,一路上见一借着酒劲对使劲往展正希身上蹭,而展正希也是很贴心地扶着见一,但是眼神却是不是往莫关山处飘去。等到了酒店门口的时候,见一就差整个人骑在展正希身上,好说歹说也死活不肯下来,贺天和莫关山倒是乐得看热闹,就站在一旁,也没有上去帮忙。贺天看着自顾不暇的展正希有一种莫名的快感,然后他伸手抓住莫关山的手往旁边带了带。

“小莫仔,你和展正希什么关系?”莫关山被打断了看热闹有些不爽,但是贺天忽然一本正经的语气让他感到非常莫名其妙。“什么什么关系,好兄弟加舍友啊?你脑子有坑是不是。”

听到莫关山的回答贺天马上觉得舒畅了,嘴角忍不住高高翘起,“我脑子里都是你。”说罢把一头雾水的莫关山一把拉过,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的额头。

“晚安,莫仔。”

“卧槽槽槽槽!”莫关山瞬间整个人弹开来,连中指都没竖就转头向展正希走去,并协助他把见一扒了下来,“走了走了走了!”

“小红毛!你...你的脸怎么像你头发一样红哈哈哈哈哈!”

“红你个JB!”

 

回去的路上莫关山和展正希还顺道去便利店买了啤酒和关东煮,阿放刚刚来短信说打算今晚和学长不醉不休,男孩子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安慰,不醉不休倒是一个好的选项。

回家的路说长不长但绕道去了便利店后也是一段不小的距离,展正希虽然一直不是话多的人可是一路上却沉默得让人害怕。走过岔路口之后还有一个红绿灯就该到家了,莫关山顿时觉得有点松了口气,这样出奇地尴尬的氛围他实在是不懂得应对。而皱着眉头安静了一路的展正希忽然出声了。

“所以呢,你打算和贺天复合是吗?”

“我不知道。”莫关山低着头,感情问题他并不太喜欢放到台面去讲,冷风吹过让他不自主地往长风衣里缩了缩。“再说我们也没有开始过。”

展正希几不可闻地叹了口气,停下了脚步。

“我以为你知道。”

“什么?”发觉身旁人的停顿,莫关山疑惑地转头望向对方

“我在追你。”

 

莫关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贺天的呢,其实他也不清楚。反正在他帮自己出头和蛇立打架之后一手的血来到自己面前却对自己说“以后不要一个人死撑了”的时候,贺天在莫关山心里的地位就不一样了。但莫关山本来就不是一个细腻的人,对感情这种东西更是从来迟钝,所以即便那时候贺天想方设法在保护他自尊的时候讨他欢心并让他的生活过得更好,莫关山也没有意识到贺天在追自己。他是感激的,感激贺天帮他解决麻烦,感激贺天给他找到又省力又赚钱的零工,可是感激和爱情不一样,或者说,莫关山还不能分清他对贺天是感激还是喜欢,所以贺天在除夕夜跨年给自己表白的时候,莫关山逃跑了。

之后的故事却狗血得不行,除夕假期的第三天,莫关山接到见一的电话让他去酒吧捞人,当莫关山抛下好不容易找到的临时工去酒吧找人的时候,他看见贺天在和一个清秀的小男生亲吻。而贺天,看着莫关山从酒吧推门而入向他们走来,然后闭上了酒醉后有些泛红的眼睛,和小男生来了个更深的法式长吻。

那一瞬间莫关山感受到了溺水式的绝望,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喜欢贺天的,那这时候应该做点什么,但他的脚好像生了根,完全动弹不得,喉咙也好像被粘住了,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莫关山有点忘了自己最后是怎么回家的,也许是展正希过来解决的混乱,也许不是。但这一切对刚刚意识到自己感情的莫关山来说,简直是堪比洪水猛兽的灾难。而一片混沌之后莫关山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怂,也没什么好怂的。所以他决定明天去找贺天把一切都说清楚。

但是贺天消失了。如果不是寸头被罚站的时候偷听到老师之间的聊天,莫关山永远都不会知道贺天出国了。

 

那段时间莫关山非常消沉,但贺天和见一几乎是同时消失的,所以消沉得不止莫关山一个。有钱人家少爷玩的把戏不是寻常人家孩子能消受的,展正希虽然强大,但也确确实实被打击到了。只是相对来说恢复地更快,因为见一对他来说,是竹马,即便那晚的深情告白之后,也只能是竹马。他已经小心翼翼地维护自己所珍视的友谊,但见一总是想着把平衡打破,所以见一的消失反而让他感受到了逃避的快意。而当他调整好自己情绪的时候,他才有精力顾及莫关山的异样。

二月凛冬,展正希不顾大雪跑到莫关山家,然后和他结结实实地打了一架,打到最后两个鼻青脸肿的人坐在地板傻笑,笑着笑着就抱在一起哭得一塌糊涂。当晚,留宿莫关山家的展正希就发起了高烧,莫母已经回乡下看望老人,莫关山一个人手忙脚乱地照顾着展正希,直到天蒙蒙亮才靠在床头睡着。自那天以后,两人之间就有了一种不可言说的默契,虽然不像和贺天在一起时那般吵吵闹闹,但莫关山依然能从展正希的言行中感受到他真切对待自己的心意。无论是一起复习考B大,还是一起做暑期工并用挣到的钱去到处自由行,展正希恰到好处的温柔和体贴都让莫关山感受到莫名的心安。

可是这是不是爱情呢?莫关山不知道。所以在展正希和自己说那句话的时候,莫关山第一反应还是逃跑,可是他又明白自己不能再逃。他悔恨自己无法辨清自己的情感,这让他总是错过很多东西,但是他更加不愿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来糊弄自己和喜欢自己的人。

“展正希......”莫关山张嘴像说些什么,却又意识到自己实际无话可说。

“没关系,关山。”展正希追了上来,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了莫关山的脖子上。“我可以等。”

然而展正希并没有等太久。

接下来的一个月莫关山开始忙碌起来,中意的导师忽然联系他让他报名参加一个赴德国的交流项目,莫关山为了准备这个材料忙得焦头烂额,那天晚上的小插曲早就被一大堆的文件资料淹没了,展正希反而对此感到很放松,贺天无法约莫关山出去,但自己晚上幸运地话还能和一直埋头苦读的莫关山一起吃个晚餐。但是对贺天而言却是一个煎熬,一方面他明白莫关山是在忙着正事,另一方面他没有办法忍受被忽视的感觉,设定好的追人计划进展几乎为零,这一个多月来甚至没办法和莫关山见上几面,这让贺天非常烦躁,就像得不到大人关注的小孩子,总会想方设法去搞破坏。

“喂,关山吗?”半夜2点,莫关山刚刚从山一般的资料中脱身,准备睡下,就接到了部门女部长的电话,“你上次的那个朋友喝醉了,现在在酒吧街这边闹呢。”莫关山揉了揉眉头,贺天总是不让自己省心,迅速地套上了羽绒服,拿着手机钱包就出门了。

凌晨2点,莫关山打不到的士,心里又担心贺天的安全,一咬牙便拔腿往女部长发来的地点跑去。虽然酒吧街离莫关山住的地方并不远,但是夜晚的冷空气随奔跑时的呼吸灌入喉咙带来的痛感也是难以承受的,莫关山用手捂住鼻子以便让呼吸到的空气湿润些,边在心里打腹稿怎么把贺天臭骂一顿,边推开了酒吧的门。

酒吧里男男女女乱作一团,莫关山艰难地往人声最为鼎沸的地方挤去,刚刚冒了个头,就看见处在人群中间的贺天岔开腿坐在沙发上,旁边的小男生喝了一口红酒之后用嘴把红酒向他渡去,然后自觉地拿起桌上的一百块又开始下一次的喂酒。莫关山站的不近,但能清楚地看见贺天的喉结上下滑动,没有喝尽的红酒顺着完美的下颌线滑到敞开的衣领下。在贺天视线转过来的前一瞬,莫关山转身离开了酒吧。

 

“莫关山!”这是贺天回来以后第一次向莫关山发脾气,“为什么忽然就去德国也不和我商量!”本来贺天对于主动来找自己的莫关山还是很高兴的,万万没想到莫关山一开口就是通知自己他要去德国深造并且归期不定。虽然出国对贺天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是这种失去控制的感觉让贺天感到出奇的愤怒。

莫关山一脸平静地看着他,说道“酒吧那晚,我在。”

“什,什么。”贺天忽然慌了神,伸手想要拉住莫关山“你听我解释。我......”

“不用解释,贺天。”莫关山后退一步躲开了贺天的手,“我知道你喜欢我,因为我也喜欢你。”

“但是贺天,一开始我不明白,为什么你明明在追我,但是还可以和别人打情骂俏,现在我知道了”莫关山停顿了一下,从裤袋里掏出耳钉放在两人之间的矮桌上,“因为从本质上来说你最爱的还是你自己。”

“我......”贺天忽然感觉很害怕,就像一部分灵魂即将要被从身体抽离一样,前所没有的空虚和恐慌四面八方地向他袭来。

“不然你不会一声不吭地就出国读书,可笑的是当时我还为这件事纠结了很久,你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外面找所谓的消遣。因为你不能让自己受哪怕一点的委屈。”

“贺天,我喜欢你,但是这样不平等的爱情我宁愿不要。”

莫关山说的很坚决,走的也很坚决。以至于贺天除了愣在原地,根本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德国,科隆。

莫关山用德语磕磕巴巴地点了两杯热拿铁,然后把少糖的那杯塞到了展正希手里,‘’暖和一下,欧洲的冬天就是冷得要命,你刚来,很快就会习惯的。”

两个人并肩走在充满圣诞气息的大街上,心情分外的愉悦。

“关山......”展正希用手扣住了莫关山的手腕,半强迫地让他转过来看向自己。

“哇你的手怎么这么冷,快塞到我的口袋里暖和一下。”莫关山被展正希冰凉的手掌吓了一跳,连忙把对方的手塞到自己大衣外侧的口袋中,然后他忽然抬头望着展正希笑了,浅红色的眼眸满溢着笑意。

“我可能还不会那么那么喜欢你,所以。”莫关山顿了顿,感受到口袋中突然握紧的拳头后俏皮地歪了歪头,“你可以再等等我吗?”

“当然。”

    END

*再次为自己的拖沓抱歉本来应该上周就写完的愣是拖到了现在(。・_・。)

*其实本来的结局是两对都不在一起的不知道为什么写着写着就变成炸红了哈哈哈哈

*万分感谢大家的喜欢⁄(⁄ ⁄•⁄ω⁄•⁄ ⁄)⁄我们下一个坑再见ヾ( ̄▽ ̄)~【如果有的话】

评论(33)

热度(194)